经讯
只为更好决策!

许家印的终局会不会一无所有?

恒大的终局渐渐明了,许家印的终局会不会一无所有?

曾意气风发的许家印,还能不能留住他的爱马仕皮带?

1 月 23 日,恒大发布重大人事变更。恒大汽车董事长肖恩升任恒大集团执行董事,中国信达香港董事长梁森林任职恒大集团非执行董事。

早在 2021 年的 12 月初,广州市政府就牵头成立了恒大集团风险化解委员会,其成员就包括中国信达副总裁赵立民。此次,恒大高管成员中增加中国信达香港董事长梁森林,预示着恒大的债务风险清算工作很可能已经迈入实质性阶段。

梁森林的入职预计主要负责清算恒大集团的境外债。

在恒大刚爆雷时,我就曾提出,恒大集团的终局主要有两条路。

一条是海航模式,股权清零,创始团队出局,涉嫌违法的高管层批捕入狱。另一条则是苏宁模式,股权清零,创始团队出局,吸收地方国资和民资,组成联合体接盘。

如今,苏宁和海航都已迎来完成资本更迭,各自迎来新的主人。苏宁的张近东和海航的陈峰都出局了,但苏宁和海航活下来了。

从目前来说,恒大的结局很可能既不是海航模式,也不是苏宁模式,而是基于这两种模式之间的第三种模式。

不管是苏宁,还是海航,从债务规模来看,都远远不及恒大。恒大所引爆的雷,比苏宁、海航都更为庞大。也正因恒大的雷太大,就不能让恒大原地爆炸,必须将恒大的雷进行拆解,分割,大化小,小化无。这是一次规模空前的排雷行动。

恒大不只是一个雷,而代表着一个雷阵。我们至少要派出一个工兵连,才能最大限度地将恒大债务的雷控制在最小范围内,以避免对广大群众的利益造成规模性伤害。

恒大的总债务规模超过 2 万亿,相当于 2021 年广东省 GDP 的 1/6。但恒大的负债并不是集中式的,而是分散式的。在中国各个城市,都广泛地分布着恒大集团的房地产项目。在期房政策之下,业主购房都是先交预付款,而后房企再开发。

在现金流充裕的情况下,一般房企都能够按时交房。但现在的问题是,恒大现金流触底,这就导致许多楼盘收了业主的钱,却无法按时完工。甚至,许多楼盘处于停工状态,难以复工。交了预付款的业主最惨,不仅收不到楼,还背着银行的房贷,扎扎实实地让许老板给坑了一把。

但是,因为有社会主义的无形之手在,许老板想跑不能跑,只能硬着头皮死撑,把能卖的资产都卖了,尽可能地回款。许老板本人就卖掉了自己的香港别墅豪宅、私人飞机、广州大平层等核心资产,套现来弥补恒大的资金漏洞。这时候,许老板的行为不是挽救恒大,而是挽救他自己。

许老板必须要为数十万户恒大业主负责到底。他有多少钱,还能交多少楼,能兜多少底,首先还得由他自己来兜。哪怕倾家荡产,许老板也必须兜。这不是救恒大,这是救自己。 因此,不管许老板多么舍不得,他就必须硬顶。

雷是自己埋的,还得自己来排。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 2021 年底,恒大完成交房 3 万套。有些恒大的业主在年前成功收了楼,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对许老板不禁有些感激涕零。

掏空 6 个钱包买的房子,总算没有烂尾。当恒大债务爆雷时,业主最担心的就是收不了楼。能收楼的,都是幸运儿。

可是,这只能解决恒大庞大债务危机中的一个小小问题。为什么这 3 万套房能交楼?这就要看工期了。恒大在全国大大小小的楼盘好几百个,有些楼盘已经接近收尾了,有些楼盘还没开始动土。能够交付的楼盘,大多都是已经建成,把装修款弄到位,就能交付。但对于那些尚未建成,工期较早的楼盘而言,这里面的资金窟窿就更大了。

因此,恒大交付的楼盘绝大部分都是工期已经完成,或者接近于完成的楼盘。这个钱的来源,主要就是许家印变卖家产和恒大集团变卖股权所置换过来的资金。

而在那些尚未建成的楼盘中,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半成品,一种是土地项目。土地项目的处理比较简单,超过开发周期未开发,政府有权无偿收回,重新拍卖。恒大在成都、兰州、海口等区域的部分地块都因超期未开发而被收回,对政府不会造成过大的负面影响。

半成品楼盘是最难处理的。恒大资金不足,难以继续开发,但业主交的钱又被恒大拿走了。这时候,谁敢接盘?业主是不可能付两次钱的,恒大自己也没钱付款,这就成了极难处置的不良资产。这些才是真正难啃的大雷。

本着肉要烂在锅里的原则,各地方政府各自接盘。可以让政府吃点亏,但不能让老百姓吃了亏。” 保交楼 ” 的本质,就是保护业主利益,保护老百姓的住房安全。

为了避免恒大旗下半成品的楼盘规模性烂尾,各地方政府的策略主要就是,能安排地方国资接盘的,就尽量让地方国资接盘。不能安排地方国资接盘的,就安排城投平台募资接盘。

恒大的债太大了,任何一个地方政府都吃不下。只有把恒大的债务按区域分开,由不同的地方政府来吸收、化解,才能把风险稀释到最小。

可是,这里面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国资力量雄厚,房价坚挺,国资在接盘恒大项目时,往往能够得到较大折扣,吃下恒大楼盘后,还能保留一定的利润空间。但是,对于中西部三四线城市而言,房价大跌。一些地方政府甚至不得不出台限跌令,来维持房价稳定。

而且,在房地产的存量竞争时代,三四线城市房价和一二线城市的房价必然走向两极分化。

这就导致,中西部三四线城市的国资力量本来就薄弱,如果接盘恒大项目,房价不涨反跌,地方国资就要冒巨大的亏损风险。

就像《人民的名义》中,大风厂拆迁款出现亏空时,李达康为了保护大风厂职工利益,直接要求相关政府部门摊派资金,为大风厂的职工补偿兜底,让大风厂项目得以推进。

这样做维护了群众的利益,可损害的却是地方政府的利益。 在《人民的名义》中,真正导致亏空的是山水集团。李达康为山水集团擦了屁股。

而在现实生活中,真正导致亏空的则是恒大集团。恒大庞大的债务最终也是要各个地方的国资来擦屁股。例如五矿集团就接盘了恒大在佛山、昆明的项目,12 万平米的楼盘开发将交给五矿集团完成。

恒大债务的首要责任人,许家印需要承担多少责任呢?说实话,这个责任已经远远超出了许家印的能力极限,也超出了许家印财富的极限。

在恒大的债务清算化解过程中,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恒大将迎来一场规模空前的瘦身运动。债务消解的同时,恒大的资产也将全面缩水。

一个缩水后的恒大,大概率会迎来它的新主人。许家印本人大致是要将恒大股权清零的,因为他所有的股权价值都无法偿还恒大集团的债务。

恒大的终局将是,一鲸落,万物生。

恒大在全国各地的楼盘项目,都将被拆分、瓦解,由当地国资或者民企收编。拆分打包,分而食之,就是恒大的命运。

最终,许家印很可能步张近东的后尘,从恒大集团出局,股权清零。但跟张近东相比,许家印需要承担更多的个人责任,要把自己曾经吃进去的那些钱吐出来,以便于更好地 ” 保交楼 “。

保交楼,是许家印体面收场的底线,也是社会主义的底线。对许家印而言,哪怕倾家荡产,也要死守保交楼。若是在保交楼这道底线上失守,那么,等待许家印的可能就不只是一无所有了,还可能有牢狱之灾。

从苏宁到海航,再到恒大,从张近东到陈峰,再到许家印,一个时代过去了。许老板的爱马仕皮带,终究是不符合这个时代的潮流,可以卖掉,为广大业主再添一块砖,一块瓦。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老百姓的头上,那就是一座山。

资本盲目扩张的代价是沉重的,这种沉重理应让资本家来承受,而不能落到老百姓的头上。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