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讯
只为更好决策!

区分资本要素与资本,用两分法消除对资本的幻觉和错位

12月8日至10日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

“要正确认识和把握资本的特性和行为规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一个伟大创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必然会有各种形态的资本,要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同时有效控制其消极作用。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要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这一精神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空前深刻的认识,是对“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存在根本矛盾”片面观点的纠正。

资本是什么?资本是一种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它是雇佣劳动作为商品后的历史产物,是一种特殊历史阶段上的社会生产关系。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资本的每一个毛孔流着血;在帝国主义当代,随着相对剩余价值为主,社会福利的补偿,资本的每一个毛孔依然流着剩余价值,散发着两极分化、垄断阻碍社会生产力和社会进步的毒素。

资本是和劳动对立而产生的。与资本随着大规模的联合生产而壮大,以利润最大化为唯一衡量,以现代先进高效生产力为利用形式。即使所有权变了,公有资本控股,作为资本的经营机制,在遵守价值规律,等价交换中,一方面,“天经地义”地以可变资本换取无酬劳动,把劳动默认为雇佣和工具化,自发侵蚀、背离劳动者的主体地位即人民主体地位;另一方面,受按资分配趋使,自发追求利润最大化,直至唯利是图,是自然而然的资本天性。这些经营机制往往和党的领导,群众路线,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产生背离。

由于资本是社会化大生产的产物,和资本联系在一起,并受资本支配的,有一系列社会主义可以利用、发掘的社会化大生产特征;这种特征,作为生产要素为社会主义所支配时,可以脱离资本本质而为社会主义服务,从而成为资本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对立面。发现、认识、运用这种特征,是我们这个从农业大国起步的新中国建国以来一直努力在做的工作,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任务。

社会化大生产是伴随资本主义产生的,历史往往把社会化大生产带来的繁荣归功于为窃取剩余价值而存在的资本名下,对资本的美化,对劳动作用的贬低,长期占据着意识形态的统治地位,即使社会主义成立以后,也存在着一种强大的政治、文化、艺术等意识形态的残余惯性。

今天,只要能够抗拒、摆脱历史虚无主义,恢复自井冈山以来就开始树立、并建设、丰富,只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弱化的四个自信,就不难承认建国以来正确总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两重性的的一切积极努力,特别是正确认识全面拥抱市场经济,劳动雇佣化后,商品生产“强加于整个社会”⑴,是如何“发挥自己的全部隐藏的潜力”⑴和带来资本主义的繁荣和“一切极端不幸的灾难”⑵的。

以资本为中心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我国带来的社会化大生产性质,即被误解为“资本的积极性”的内容有哪些呢?既有借鉴的,也有直接采用的,既有历史实践的,也有改革开放以来实践的。

建国以来,一以贯之的借鉴、探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符合社会化联合生产的现代企业生产结构。如建国初期苏联援建的150余个大型项目和九十年代以来全面推开的股份制。苏援项目是苏式计划经济借鉴资本主义泰勒制的成果,在中国经过从无到有,得到鞍钢宪法的质变提升。1964年借鉴欧美托拉斯,在国内12个行业建立托拉斯改革。十五大提出“要努力寻找能够极大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公有制实现形式。劳动者的劳动联合和劳动者的资本联合为主的集体经济,尤其要提倡和鼓励”,十九大提出“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为社会主义社会化大生产提出了正确方向。按照这种方向,可以挑战华尔街垄断资本,而这恰恰是革除资本本质特征,为客户为人民创造超额价值所取得的进步。

资本赖以存在的信用推动的社会协作力。“由协作和分工产生的生产力,不费资本分文。这是社会劳动的自然力”⑶。信用作为相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种新生产方式的过渡形式”⑷,改革开放以来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①社会分散资金的集中支配。即把社会上分散在各类团体、家庭和个人的一切现实和潜在的资金,通过国有银行,以资金的未来价值为召集,迅速的组织起大规模的生产,兴建大规模工程等,为日益增长的社会需要服务,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推动建设互利共赢的区域共同市场,这是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并抵御风险的独特优势,这与资本增殖为唯一目的常见的资本一、二级市场中充满欺诈、赌博、盲目生产等风险截然不同。

②科技创新的基础和条件。社会主义商品生产主体趋利避害,对内比学赶帮超竞赛,用资本主义市场体系话语为良性竞争,对外应对垄断资本和霸权主义扼杀,反抗恶性竞争,成为不断科技创新的重要激励机制,信用机制是这种激励机制的基础和条件。这与资本谋取剩余价值竭力提高资本有机构成,形式相似,本质截然不同。

③信用加快商品流通过程,减少了资金占用,支持虚拟货币代替纸币,节约了货币,缩短了再生产,为高效率的计划生产准备了条件。这与金融虚拟资本垄断寄生,如对冲基金干预企业重视短期投机,利用金融创新工具对实业并购,快速转卖,致使实业成为资本逐利牺牲品,脱离生产资本等途径的脱实向虚截然不同。

④劳动资本化的形式。利用资本的股份性质,在生产资料共有的合作生产中,通过劳动者凭借劳动持股,自己当自己的资本家,使自己的劳动增殖,从而变革雇佣劳动,成为社会主义生产力。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群众在这方面有了重大的创新,按照十五大的精神,建立起来的劳动者的劳动联合和劳动者的资本联合,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发展,表现了令人吃惊的反对帝国主义霸权和垄断资本的企业活力,这种人力资本和少数人持股的资本性质截然不同。

⑤迅速开发土地资源,形成基础建筑产业,完成基础设施全面普遍地快速升级,丰富物质财富,向全世界展现一个全新的中国。这与资本在金融和房地产市场直接依靠资产价格上涨、反复转手交易和庞氏债务膨胀等方式自我循环,大量资本流向房地产市场投机,引致“房炒不住”。同时,大量房地产抵押贷款被证券化为资产支持证券和债务抵押债券,并通过表外渠道衍生出新的金融资产的泡沫化截然不同。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3卷第5篇中只着重“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般的特征所必要的少数几点”⑸信用,即商业信用,银行信用,其他在考察范围之外。因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信用的考察、鉴别、发掘任务还任重道远。我国自国民经济账户体系SNA(1993)将金融中介服务纳入GDP核算以来,FIRE(Finance, Insurance and Real Estate,即金融、保险和房地产的英文缩写)在GDP构成中迅速膨胀,由信用构成的虚拟资本大大挤占了实体产业对物质财富生产,十八大以来对GDP有了警惕,对信用的两重性作用,还需要在改革实践中,运用唯物辩证法,不断探索总结。

马克思在晚年,在提到俄国发展道路时指出,俄国等东方落后国家,“可以不通过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而吸取资本主义制度所取得的一切肯定成果。”⑹他警示道,如果不这样,“它将会失去当时历史所能提供给一个民族的最好的机会,而遭受资本主义制度所带来的一切极端不幸的灾难”⑵。资本从来就不是永恒现象,是阶段性产物。今天党中央提出资本要素的积极作用和消极作用,要设置红绿灯,这是带领全国人民跨越卡夫丁峡谷,实践毛泽东同志指出的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即劳动主体,人民中心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征程。

⑴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260页

⑵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3年,第129

⑶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第423

⑷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521页

⑸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第450

⑹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63年,第451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