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讯
只为更好决策!

投股靠想象、投债靠信仰?

最近有一个越来越强烈但肯定不成熟的想法,跟大家分享下。债的底层逻辑是“政府”;如此,利率债看中央,信用债看地方。

现代货币,是信用货币。你之所以愿意累死累活搬砖换一叠纸或者一串数字,是因为你相信,这些纸或者数字,可以随时跟其他人换需要的东西。为什么你会相信其他人愿意拿自己生产的东西或服务换你的纸和数?因为“大家”都相信。那为什么“大家”都相信呢?是因为这个货币是由权威机构——政府印的。政府是什么?合法垄断暴力、管理社会的机构。

信用的拉丁词源就是“相信”。你为什么会相信,把手里辛辛苦苦赚来的纸或数借给别人,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还给你?最简单的答案,是“当铺思维”。甲需要借钱,押一些东西给你,约定一定期限,到期不还,东西就归你。这个东西可以是金银珠宝、可以是房子,甚至可以是人。如果你会借是因为相信甲吗?显然不是,此时的信任是附着在物上的。相信的并不是借债的人,而是能变现的物。此时,是物的信用,而非主体的信用。

挣脱“当铺思维”束缚,实现主体信用的是“政府”。这是为什么大规模债券出现,伴随的是主权政府的崛起。我们为什么相信政府大概率欠钱会还?因为欠的就是人家印的纸或监管的数字。理论上只要想还,印或者改一下数字都可以。只是但凡有理性的政府都知道,这个事少做几次,稍微做一下,问题不大;但一旦做上瘾,大规模长期做,最终危害的可就不仅仅是经济发展。正如我们一直说的,政府是多目标主体,从来不只是赚钱。甚至某种意义上,政府的职责是花钱,借债的目的是培育更多的市场需求。

中国经济发展的微观基础是地方政府。由此,利率债、超AAA信用债安全度看主体跟中央政府的关系;其他信用债安全度看主体跟地方政府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博主一直认为,信用债研究一定不能忽视对地方政府行为动机及特征的分析。

未来信用债的投资机会,在地方政府的转型中。历史上地方政府“经营企业”带来传统行业的投资机会;地方政府“经营城市”带来城投和地产的投资机会;未来,信用债的投资机会,很有可能在地方政府“经营产业”的大逻辑下。如此,区域的产业基础、发展规划及具体的落地进程,对城投在内的地方国企的转型至关重要,对信用债投资也尤为关键。

表面看,投股靠想象,投债靠信仰。上涨的股票一般都有较大的想象空间;安全的债一般都有较强的政府背书。但其背后,一个是满足社会利益的公司,一个是契合社会发展的政府。从社会的角度来说,公司也好,政府也罢,要想长期稳定发展,都必须有助于社会的长远利益(从社会发展的角度去理解公司,推荐德鲁克的《公司的概念》,作者认为,公司持续发展的要义是“利他”)。

需要再次强调下,“评级的艺术”就是博主记录工作生活中的“胡思乱想”,这里没有“答案”,只有认知不断提升过程中不成熟的“思考”。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